当前位置: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 >> 头条新闻

“西藏模式”更切近台湾实现“一国两制”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作者:兰炳强推荐
 

? ??原题:张立齐:西藏模式的统一经验是台湾实现“一国两制”的前车之鉴

自今年12日大陆领导人提出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版”的倡议之后,两岸心系祖国早日统一的学者专家都在认真学习和研究,并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不少建议。当然,根据台湾目前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现状,真正落实“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因此,一些台湾的学者以他们个人的亲身感受和体会,提出了不少建议,值得关注。

昨天,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台籍博士研究生张立齐给我发来下面他近日完成的相关论文。该文从当年西藏和平解放的经历分析、对比今日台湾和平统一之路的实现。观点新颖正面,论证充分完整,结论实在可取,为落实“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版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很有参考价值。

当前在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上中央人民政府旗帜鲜明的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策。先有和平统一才有“一国两制”,而实现和平统一的方式众所皆知就是两岸必须通过和平的谈判来实现。在当下很多学者主要对比的“一国两制”模式是“港澳模式”,但是笔者认为港澳模式的借鉴更多是在实现“一国两制”后关于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关系界定和地方政府实现一国两制后的治理以及发展模式。相对于当前台湾问题谈“一国两制”,主要的进程是台湾要如何进入“一国两制”的规范框架内,比照“港澳模式”那是完全不同的政治性质。

“一国两制台湾版”与“港澳模式”的区别原题

“港澳模式”是通过外交渠道通过谈判而回归祖国的殖民地,而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延续,可以说用“一国两制”的框架规范未来统一的中国的“国家体制”,但是台湾进入这个“国家体制”的方式是不能照搬“港澳模式”的,毕竟台湾早已经不是日本的殖民地,更不是美国的殖民地,因而无需通过外交谈判的方式“谈”回台湾的主权。

那么要解决台湾问题,是否还有历史经验?在新中国成立的前后,中共产党有三种模式完成解放全国的目标。三大战役后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提到解决国军残余部队的模式,“北平模式”是国军投诚和平的进行整编,“绥远模式”是国军起义后经过一段时间后再进行改编,“天津模式”是两方进行正面的军事较量。

比较三个模式与台湾的现况。“天津模式”是两岸双方都认为是下下之策的模式;“绥远模式”实现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台湾岛内现在别说是军队起义,就连统派的政治力量都极度的被边缘化;因此许多政治人物认为“北平模式”是解决台湾问题的上上策,当然因为这对于两岸双方的损失破坏是最小的,但是“北平模式”最核心关键的是上层政治力量的倒戈,很明显的当前台湾在政治是蓝绿两大党轮流执政,并且不断朝着本土化和去中化的方向前进,不止民进党鼓吹分裂的“台独”,国民党亦走向了“独台”,两党合流中显着的特征就是建立起“中华民国”在台湾和台湾就是“中华民国”,并且蓝绿都倾向认同“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的共识。那么这样更难以实现所谓“北平模式”的两岸统一。

这就是之所以笔者认为对于解决台湾问实现“一国两制”题要摆脱“国共内战”的视角和不仅止于“港澳模式”来看待,而是用中国历史上解决边疆民族问题的视角来看待,而恰恰从近代史中正好有一个实际的案例,那就是“西藏模式”,并且“西藏模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人,实际解决边疆割据政权的重要经验来源。所谓“西藏模式”即中央收复西藏使其纳入“国家体制”的具体进程,在古代中国即为将边疆蛮夷地带从“因故俗治”转化为“编户齐民”的过程。“西藏模式”的经验正好与当今的台湾问题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首先是1949年后的西藏当时具有一个极度排斥中央的地方政府,名曰噶厦政府,这一地方政府采取的是政教一体化的半封建农奴制,即多数的资源掌握在极为少数的人手上,统治阶层只占百分之5不到,但其噶厦政府却具有完整的议会和政府部门,包括铸造货币的机关、军事指挥部、管理农业生产征收粮食的部门,官员升迁的部门等等,同时不止控制西藏地方的政府,还有一只打着“雪SHAN狮子旗”的“ZANG军”,除了控制西藏地区不允许中央的官员进入西藏地方,更是成为这一地方政权剥削西藏人民的,保卫上层利益的军事工具。而这些西藏上层更自认为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甚至成立外交部门签发所谓“西藏”护照。

当年西藏和平统一与今日台湾状况对比

从上述种种政治体制来看不正和当今台湾当局具有很多相似之处吗?更有甚者,西藏当时分为“亲汉”和“独立”还有“亲英”三派,这和台湾蓝、绿以及亲美更有对比性,两者都存在希望以来外国势力的政治力量,以及从中国分裂出去搞“独立”的政治集团,而认同中央的力量则是相对薄弱,例如在过去曾经比较认同中央的热振活佛最终被以“亲汉”罪名杀害,而当时西藏噶厦当局的政策就是利用藏军“以武拒统”,甚至是主动挑衅汉人的军队,同时也命令农奴不得帮助汉人否则将挑去手脚筋甚至处以挖眼极端刑法,当然我们不希望台湾当局会这么做,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台湾当局不会这么做。因为现在诸多限制不正就是台湾当局“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用来惩罚和大陆接触交往的台湾同胞的恶法吗?

我们可以看到台湾当局对统派人士进行骚扰,甚至限制出境等等惩罚,甚至的和西方势力购买武器“以武拒统”挑衅中央人民政府,这样似曾相识的现象不正在台湾发生吗?当时西藏为了要对抗中央人民政府,甚至还派出了所谓外交使节去游说英国和美国希望能够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当然这自然遭到英美甚至的印度的拒绝,但是这些西方国家却又积极的去贩售武器和通过这些地方干涉中国的内政,而如今台湾不正也是如此,对于台湾很积极的美国和日本不正也是不承认台湾是“国家”,但是却又不断的干涉和制造台湾与大陆的矛盾,这些分裂祖国的所谓鼓吹“独立”的政治集团最后只是沦为外国的棋子,更多的是出卖地方人民的尊严与利益。

1949年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前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向这些包括台湾和西藏的与会代表们保证过,一定会解放西藏和台湾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是新中国成立时共产党对全国人民的重要承诺,这也就是为什么至今台湾问题仍然需要解决的由来之一。之后解决西藏问题主要的方针就是争取“西藏和平解放”,希望能通过和西藏噶厦政府进行和平统一的谈判,但是当时西藏噶厦政府迟迟不愿进行谈判,更是一方面派出“外交”使团在国际上搞西藏正名运动,甚至是写信呼吁联合国来干涉西藏事务,另一方面则是继续“以武拒统”调集藏军对解放军进行骚扰和袭击。

台湾现在不断的在搞公投正名、返联入联等等议题以及操作台美军购、国舰国造甚至苏贞昌更鼓动台湾同胞全面战斗,民进党要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让恶法更加可恶,这都和当年西藏噶厦政府的目标一样,目的就是拒绝和中央人民政府进行和平统一的谈判。甚至不惜引狼入室借由外国势力来干涉中国的内政。而以上叙述情况正是笔者认为“西藏模式”值得借鉴参考的原因。“西藏模式”最终采取“以打促谈、以谈促统”的模式。在外交上围堵所有国际参与活动空间,并且在昌都进行一场正面作战收复昌都,这如同当年施琅进攻澎湖一般产生的心理作用,以高压手段迫使地方政权进行和平统一的谈判。当前的台湾当局正是保持着这样侥幸心理,有一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心态,不断的抗拒两岸和平统一的谈判。

而西藏噶厦在经过“以打促谈、以谈促统”后和中央人民政府签订了所谓的“十七条协议”基本上是保留了贵族和僧侣对西藏统治的特权,甚至军事权力。一方面可以理解“十七条协议”正如同“港澳模式”下中央具有全面管制权但是权力是授权给予地方政府,中央人民政府以如此形式完成象征国家的统一,同样的在“十七条协议”签订后西藏地方政府也形成了最早的“一国两制”的雏形,当年港澳回收以前邓小平就曾经知识要借鉴和吸收“西藏模式”的经验。可以说当时是给予西藏地方政府很大的空间,甚至在“和平解放后”西藏仍然持续有政治集团在搞“藏独”,即便如此,中央还是提出了西藏六年不改的政策。

不少人批评说共产党西藏和平解放是假的,最终其实还是要改造。但是我们再看看香港回归后,中央不改最后却闹出了港独、占中等等事件破坏了香港正常的发展,西藏当年也是一样“十七条协议”签订后保留了上层贵族和僧侣的特权,不断的闹“藏独问题”,当年许多入藏干部看不下去西藏农奴制度,希望能加速改革,结果这些干部反而被中央撤换,大下马和六年不改的政策不但没有换来“藏独”分子不闹事,反而是在1959年发生四水六岗的暴乱和西藏全境叛乱,当然这背后同时也是台湾的蒋介石集团还有美国的特务在支持,故意造成西藏的混乱,这也使得解放军在进藏平定叛乱后开始了西藏的全面改革和社会主义建设。

借鉴与前车之鉴

西藏“和平解放”到“平叛改革”的历史经验,是台湾实现“一国两制”的前车之鉴。

台湾要进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首先得经历和平统一的谈判,是主动参与谈判还是被动的“以打促谈、以谈促统”只是台湾当局选择积极参与或是负隅顽抗的结果。但是要注意的是“一国两制”的实践经验,只要不改革那么地方“分离势力”鼓吹“独立”的政治集团必定再度猖狂,轻者造成社会和经济的动乱,重则外国势力再度介入,甚至战争重启这些都是不利于“一国两制”下实现地方持续和繁荣发展的情况,必须以史为鉴避免台湾重蹈覆侧。

同时,笔者更建议中央人民政府,必须再次计划培养台湾籍的干部队伍,即便这支力量必然遭到台湾当局压迫与迫害,但这样一支力量不论是在解决台湾问题或是在台湾进入“一国两制”之后,都将是维持与治理台湾政治经济稳定发展的中流砥柱。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台籍博士研究生;荐评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自“ 兰斌强

发布日期:2019-3-24 9: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