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 >> 民族风情

不该发生忘却的极端民族、信仰的教训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作者:杨立新
 

?中华民族不仅仅是汉族,而是汉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多信仰的一个民族大家庭的总称,这是生活在这个几千年的华厦神州上的人们,逐渐证实和接受再普通不过的内涵和意义。中华民族,只有互相包容、理解和尊重,这个民族就轰轰烈烈,否则,就落后、挨打,招致外来势力长驱直入的掠夺,直至公开的入侵。为此,我们不光视敌人为敌人,还要视我们内部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的宗教主义者,也是全体中华民族的大敌而不可轻而视之。

同治元年,陕西的x民人口增加,力量也在加强,于是想要建立一个独立的X斯兰国的念头开始萌生。一些x民首领如白彦虎、马化龙等暗中发动x民,“传帖杀人”。想要借太平天国运动之势,再动乱逞陕西清军调走之际杀光陕西汉人。在黄河以,西建立一个纯粹的X斯林国家。起事前,他们秘请铁匠打制刀具,并且杀掉铁匠以防泄秘。尽购街上的竹竿,以充刀杆。然后,出其不意地开始暴乱。汉人措手不及,而且也无力抵抗。渭河两岸全县乡村,一下有30万汉人,全被杀光。只有临潼知县得知情况后,紧急关城,才保住了一些汉人。

此时西安城里的陕西巡抚,主张并提出的政策是,安抚X民。对城里x民,未杀一人;紧闭城门,以防城外x民进城杀人。此方,也阻城内x民出城,参与一块杀人。曾派陕西团练使张芾,前去积极安抚。想不到的是,x民起事的大首领任武,却义无反顾地杀害了张芾。另一位首领白彦虎,更是杀人最凶,还立志掘掉黄帝陵,幸被汉人首领董福祥击退。

当时,x斯林武装分子已达到30万人的力量,并号称“陕x十八营”。短短几个月内,在关中平原大杀汉人五百多万。一年时间,关中悉数汉人县长,竟被x民杀害。大量汉人被杀,只有一些县城内和逃入骊山的汉人幸免。陕甘x乱,对汉族的大屠杀很严重。致使陕甘两省,成为一个极端分子在中华大地之上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有大约700万被无辜杀害,走入不归路。

直到1863年,左宗棠临危受命,被任命为陕甘总督。他率湘军,义无反顾地镇压这些暴民和低端首尔分子,是陕甘逐渐走入正常的生活秩序。开始,陕西x民,在被清军镇压退到甘肃后。对甘肃汉人又进行了大屠杀。甘肃x民,也加入暴乱队伍。但最残暴的是陕西x民,杀人最狠。首领白彦虎,据说他就是以杀人狠当上领袖的。不分男女老幼,全部用刀砍死,用火烧死,以达到他们进行种族灭绝所实施大屠杀的目的。他们不是为了谋财,更不是为谋地,单纯明确就是为了为杀人而杀人。当时,在甘肃地靖远的民谣里:“同治五年三月间。杀气弥漫天。十余万人一朝尽。问谁不心酸。”,足以看到极端分子的猖狂程度和残忍无人性的极致,是人不寒而栗。

左宗棠大帅率湘军抵达后,采取严厉的“善后”措施,对参与暴乱的x民格杀勿论。陕西x民首领马化龙粮尽援绝,赴左帅营中请降,表示愿以一人“抵罪”。马化龙及其子马耀邦向清军交出各种火炮56门、各种枪千余杆。并写信向王家疃庄的x民劝降。左宗棠恼恨马化龙反复无常,残杀无辜。死在他手里的百姓有十数万。实属罪大恶极。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十三日,马化龙与亲属及反清首领共1800余人被处死,其头颅遍示全国各地,达10年之久。陕西上百万x人要么被杀,要么被迁走,要么吃猪肉改汉族。另一匪首白彦虎逃往新疆,后来又投靠浩罕侵略者阿古柏。后来左宗棠收复新疆,白彦虎又逃到中亚,也就是今天东干人的祖先。后来民国中马家军的祖辈马占鳌、马海宴、马千龄等人,就是当年甘肃河洲暴动的x民。左宗棠接纳了他们投降,马家军由此才得以起家。

同治元年(1862年)春,一批原籍陕西同州x勇,在开小差回家路过华州时,看上了村边的竹子,有X民起意购买。在同汉族主人,因价格问题发生争执,后引发械斗,被打死两人。嫌官府处理不公,于是啸众闹事,由此而引发后来震惊天下的“x乱”。陕西X民暴乱的导火线,由此而引起爆发。

对于这个事件的孰是孰非问题,从表面上看,双方都有一定的责任。但要是认为把整个“X乱”,都归结为这个偶然的小冲突,未免有点草率和不慎,因为它脱离了没有被还原到当时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去审视、观察、思考和总结。

所谓“同治X乱”的说法,就未免以偏概全之嫌,因为在当时X民造反,并不只是同治年间的事。事实上,早在此之前的云南X民,就已经成功造反;这必然是关中地区爆发“同治X乱”的诱因。

晚清的“X乱”,寻根溯源,肇始于咸丰之朝。云南“X乱”,分别由马国才在姚州(今姚安),杜文秀在蒙化(今巍山),马凌汉在昆阳,马如龙在建水,徐元吉在澄江,马占魁在立北等地发动、组织X军,攻占城池,杀人盈野。咸丰六年(1856),X民首领杜文秀率云南X民叛乱,八月率X军夺取下关,九月攻克大理。杜文秀是云南各支造反XX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一支。杜文秀充分利用了当时洪秀全咸丰元年(1851年)广西金田村起义,后定都天京(1853年)建立太平天国革命政权的机遇,也在云南趁机造反建立平南国(“班赛王国”),并先后自任为大元帅和苏丹。云南爆发X乱后,很快形成两支强大的力量:一支以杜文秀为首,活动于滇西各地,一支以马复初、马如龙为首,活动于滇东南一带。马如龙以新兴州及馆驿为基地,攻占滇南大部州县,称“大元帅”,先后于咸丰七年(1857)、九年(1859)和十一年(18613次攻打省城昆明。

云南的X乱,给全国其他各地的XX树立了榜样,特别是当满清忙于镇压太平军和捻军而其他地区防务空虚时,使XX更加躁动起来。在贵州由张凌翔、马河图为首,在四川会理由马荣先为首,他们先后以 “云南X乱”为榜样,扯旗造反……

作为历来是中国XX聚居最多的西北关中地区,那里的X民也蠢蠢欲动起来。恰巧这个时候,在陕西有一个从云南来的XX,名字叫任武。他到陕西大肆鼓惑X民学习云南XX那样叛乱,意图建立自己的“XX王国”。

为了安抚陕西XX,朝廷派遣德高望重的前任朝廷大员张芾去劝说XX,要X民首领交出任武,不要听他的蛊惑去造反。此时藏在人群中的任武听到后心感不安,于是煽动那些不明真相的XX,说朝廷要来剿灭XX。结果狂热的XX一被煽动,就奋起而上把张芾杀了,尸体被砍成八块,扔在渭河滩上……

张芾被杀前,有人曾经劝他:“XX的话不可信!”老头子不信,因为他曾经做过皇帝的老师,所以自以为资历和威望可以镇的住XX,结果落得身死人笑的下场。

张芾——曾经当过满清皇帝的家庭教师,担任过浙江和安徽巡抚。威望很高,其时退休回陕西泾阳老家。在他奉慈禧之命去临潼安抚X民时。有人提醒他,“X民的饭可吃,X民的话不可信”,要他多带些人。张芾自以为威望高,又是去说和,因此没有带什么护卫。只带了临潼知县等几个人,结果全部被X民所杀。张芾老汉尸体被砍成八块扔在渭河滩。以后X民又到他老家泾阳县,杀了一家及亲属80多人,被灭族。

为了向犹豫不定的XX表示自己不留后路的决心,任武甚至不惜丧心病狂地杀死了自己的老母亲、妻子和孩子,以此来向陕西的XX显示他造反的坚定决心,以及对X斯兰“s战”的虔诚!

今天,我们在讨论“同治X乱”时一定不能脱离当时中国的时代背景。满清王朝当时正值风雨飘摇,外患内忧不断之际,这难免不使许多人都会得出满清恐怕气数已尽的结论来。?????? 因此,所谓“同治X乱”是汉人在卖竹子问题上与XX纠纷问题而引起的,纯粹是无稽之谈。

总之,我们要知道“同治X乱”,开始于1862年,而在这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呢?我们不妨总结一下:一,1851年太平军起义,震动整个中国,牵扯满清政府的绝大部分精力!二,“咸丰X乱”,开始于1856年,杜文秀在云南叛乱,建立“班赛王国”,自称苏丹。三,第二次鸦片战争,特别是1860年英法联军打进北京,清首都历史上第一次陷落。四,1861年咸丰皇帝于承德行宫避暑山庄中忧愤驾崩,一时国中无主,民心浮动。五,同年西太后和恭亲王联合发动了“辛酉政变”,诸灭了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满清政府处于权力斗争的激烈旋涡,新皇帝同治登基时只有七岁,两宫太后垂帘,满清处于“主幼国疑”之中……???????? 在欧洲,素来有“在一切非X斯兰国家中,X斯林都是天然的叛国者”之说。显然,在晚清时的中国,正值内忧外患的困境,而具有强烈宗教意识的X斯林,是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发动“s战”的大好机会的!

张芾冤死,X民的S战正式爆发,首领任武,为了表示自己“再无退路,再不回头”的决心,竟手刃了自己的家属,何其恐怖!他们号召X斯林起来“sheng 战”,杀光关中的“卡菲尔”,建立一个独立的X斯兰国家。于是,X民迅速组织了30X斯林民兵,在关中诸地的汉族地区,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这一点,也不亚于日本鬼子在南京制造的那场屠杀——沙苑地区“人类几灭”(据《同州府志》),临潼县竟被杀30万人,大家想象一下,一座县城和它的辖区被杀30万人的景象吧!

x民军的涂炭下,三原、富平、华县、兴平等地汉人均遭到严重屠杀,死亡总数约有100万余人。其余的汉人结寨自保,由于陕西X民不会攻打城寨,所以损失很大,为了建立“X斯兰国家”,他们被迫保存力量,以中心城市为攻击重点。

中线X斯林民兵约16万,于18627月初,攻克了六村堡,据正史载,几乎全歼陕西中部团练武装。不过据后人了解,被杀的大多是逃到这里求生的平民。186211月,X民军将领穆生华率部,在秦安酸茨坡击败清军,斩秦州知府托克清阿;马化龙率部于18634月攻克靖远,杀10万人;18637月,马化龙诈降清军,骗开城门克宁夏府、灵州,人口损失140万。

这次战争,带来的大屠杀使宁夏的人口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直到今天,宁夏还有一百多处,当年遗留下来的废弃村庄,全是被当年的X民军屠戮一空的村子。宁夏地区清政府的官员,对X民军的报复性屠杀显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固原知府为了安抚X民,不许汉人组织团练 ,要求X汉双方缙绅,都来官府起誓,双方当时发誓永不相杀。可十天后,城内X民就起事,杀了清朝官员以外,“城内官民男妇共死者二十余万人”。正月初,陕X入境,杀戮极惨,焦烂隳殄……四乡堡寨攻陷无遗……X民军入城……,全城糜烂,死者不知其数。”事例太多了。如华亭县“从此丘墟”,“平安后召回遗民,仅得男妇老幼70余人”。陕X结土X为内应,……人民杀毙饿死十有八九,逃出者,才有十之一二。”靖远县内“汉人死者男妇约十余万”。陇东被X民军攻陷5年,人民丧失90%以上,大都是汉人,数字基本正确翔实。1865年河州X民攻狄道州,杀10余万人。请大家记住这支X民军后来的结局,这可以非常恰当地证明,所谓“清军报复性屠杀”这种定论式说法的荒谬性。1869年,白彦虎再度派人烧黄帝陵,被北路军击退。还有一个事例,穆斯林民兵在各处摧毁佛教寺院,杀戮佛教徒和道教徒,并计划摧毁华山的建筑群,这样的做法无异于彻底毁掉汉族的佛道文化,转而强迫汉族人信奉X斯兰教。西部的X乱已经漫布陕西、青海、甘肃、新疆等地,境外势力也开始插手,并在新疆建立了阿古柏汗国,意图分裂西北。清政府看到X乱,已到难以控制的地步,便派朝廷重臣左宗棠率军平叛。

同治元年(1862)的陕西,陕西X民趁清军到南方镇压太平军,一些X民首领发动了“传帖杀人”,准备屠杀汉人。目的是将陕西的汉人杀光,在中国的西北建立一个纯粹的x斯兰教的国家。同治X乱前,他们密请铁匠打刀,刀打好后将铁匠杀掉,以防泄密.为准备杀人的竹竿,将街上的竹竿全部买光,惊奇的官府称为“买竹”事件。大荔县有个大村八女井,同治X乱第一次杀人就是将此村的汉人全部杀光。有一天一上午杀了一万多人,紧接着,挨村杀,不分男女老幼,很快大荔,渭南,华县的农村被X民杀光。杀完农村,再进攻县城,一些县城的老百姓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临潼县的一个X民教师,接到杀人传帖后的第二天,紧急报告县长。回家,知道X民不会饶他,杀了自己的老母和妻子儿女,自杀。后人为之立祠,以报他的救命恩。

几个月内在关中平原杀人五百万,80%的汉人。一年时间关中26个县长被X民杀害。只有一些县城内和逃入骊山的人口幸免。1863年甘肃X民受到动员开始起事,不过觉得难以下手痛杀汉人乡邻。于是,不抵清军进攻的陕西X民,转入甘肃一路走一路杀,一次10万以上汉人的大屠杀有很多次,许多县的汉人被杀光,共约600万,全省人口减少70%。一年之内,陕甘两省共有1100多万汉人被杀。时称“同治X乱”。

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陕西,遭受如此浩劫,这是一个历史的悲剧。根据当时的经济军事情况来看,X民的动机,既不是反抗压迫的“自卫”,也不是“反清”。他们不为谋财,不为占地,没有计划侵入西安或者北京,就是在当地进攻县城,围猎村庄,对汉民不分男女老幼,挨村挨户,全部用刀砍死,用火烧死,单纯为杀人而杀人,进行一个人类的种族灭绝。当时甘肃的靖远民谣: “同治五年三月间,杀气弥漫天。十余万人一朝尽,问谁不心酸。桃含愁兮柳带烟,万里黄流寒。阖邑子弟泪潸潸,染成红杜鹃。清歌一曲信史传,千秋寿名山。碧血洒地白骨撑天,哭声达乌兰。”

据《中国人口史》的统计,战前(1861)咸丰十一年的甘肃人口1946万,战后(1880)光绪六年仅存496万,人口损失比例为75%X斯林针对“异教徒”屠杀,遍及时空,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之后的中国史书,把屠杀汉人的白彦虎说成民族英雄,把拯救汉人的左宗棠说成刽子手;却把纯粹屠杀两千万汉人同胞的浩劫称作“大起义”,义在何处?

马化龙也是时降时叛,跟清政府玩猫与老鼠的游戏,但他屠杀起汉人可绝不含糊的。在他初起时攻占靖远县,该县23万汉人不分男女老幼被杀得只剩下五千人。张承志在<<心灵史>>也曾提到过,当X民攻占陕西某县城后,杀光包括出生没几天的婴儿在内所有汉族男子,轮奸所有汉族女子,称之为给汉人换换种。最后马化龙被擒后,凌迟处死,全家被灭族,实在也谈不上什么冤枉。而且有一点必须要说明的是X民对汉人的屠杀主要是集中在X民初起之时,占有很大优势,几乎控制了陕西大部与甘肃除兰州之外的全部,在这个区域内对汉人进行大屠杀。

当年的X民,对渭南两岸的汉人进行了疯狂的种族大屠杀。想一想,当年这里的人口总数不过七八百万,被杀了五百多万,这是一种怎样的惺风血雨的景象。据路伟东研究,临潼县1861年的人口是26万。临潼县志载, 1862--1869七年,临潼县死亡人口30余万.。渭河南北烧杀之灾无一村一人而幸免.。”也就是说,不仅杀光了原来的人口,也杀光了这七年新生的孩子。据三原县志记载,咸丰十一年(1861)三原县人口16万人,由于X民暴乱加之光绪年间两次瘟疫和大旱,三原人口锐减至4万人。X民起义两年间(1862—1863),“县旧隶五百余村俱残破,仅存东里、蔡王二堡”。高陵县,据路伟东资料,X民之乱前的1861年,高陵县人口6.9万人。高陵县志记载,“同治三年(1864),县内人口锐减至32192人。”两年时间减少60%。

说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就想给历史以证明事实的原委和真实,让人们汲取这次极端的民族危害和极端的信仰危害,对中华民族有何等的伤痛和损害。任何事情,不是一个简单反朝廷和执政者,就能够判断和证明他们的行动,为即即确确正确而肯定之。国之包容、尊重、借鉴,当国家团结前进之本;人类发展、进步,也离不开彼此的包容、尊重和互鉴。否则,人类将永远处于绿林的野蛮和杀掳中不能自拔。人类进化一两万年的今天,要是人类有个更好的生态,确实得聚各方力量,面对人类不可预知的生存状态那更加严峻的挑战,而不是对付自己的同类如何征战,来保证自己高枕无忧的所谓安全。这样做,往往是一种自私可笑的自保。表面看起自己安全了,在这个世界独一无二。实质当自己这一个的所谓强大,并不是人类的真正强大,而是极大的打击了人类的力量,给自己面对不可预测的未来,带来增加了风险和更多隐患,在等待着自己一个人去承受。

 
发布日期:2019-6-28 9: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