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 >> 文化头条

叶延滨,你不该忘了初心

亚博国际官网注册网作者:郑正西
 

? ??了解叶延滨人生的,都会向他的昨天致敬。至少我会。

叶延滨出生在一个值得骄傲的家庭。他的母亲,参加过着名的“一二·九”学生运动。然后又投奔到革命圣地延安,在那里与他的父亲——一个参加过长征的红军干部相爱结婚。姐姐延红、哥哥延光都出生在延安。他的名字除了沿袭了哥姐名字中的“延”字,还证明他出生在哈尔滨的一个野战医院里。这样的一个红色革命家庭,在中国上个世纪的历史大环境里,注定要遭受一些意想不到、突如其来的磨难、变故。首先是他的哥哥,1945年父母奉命北上接管东北,还不到一岁的哥哥付出了终生远离亲人的代价,被迫留给了当地的老乡,一生生活在延安革命老区。姐姐延红当时3岁,还能勉强坐在保育院的摇篮里跟着大人们天天急行军。延滨上中学时,姐姐已是清华的一名学生了。可他的母亲,一位教育家,1952年被错误开除出党,导致婚姻破裂,后又被迫下放到西昌,叶延滨跟着母亲一同流放。当时,他的父亲正担任成都大学的党委书记。一家人仅从地理意义上来说也已是四分五裂了。

这时,他的父亲也被公开点名批判,凶吉难卜。一边是至亲的亲人,一边是不容置疑的革命,叶延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这样被历史甩到风口浪尖上,内心苦楚难捱。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于是,给毛主席写了一封长达7页的信,信封上写:北京中南海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收。当然,这封信不会有任何结果。

1968年底,叶延滨高中毕业。满脑子英雄主义思想的叶延滨想去延安插队落户。他如愿来到了延安当农民,住在一户老贫农夫妇家。老两口把叶延滨当干儿子待。这段人生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10年后,叶延滨写了组诗《干妈》,轰动诗坛。

1978年,叶延滨以30岁的“高龄”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文编专业。自此,他的命运开始了一个全新的转折。毕业后,叶延滨回到了四川成都,被分到省文联《星星》诗刊工作。在成都那片故乡的热土上,叶延滨一干就是12年,升任《星星》诗刊主编。

叶延滨上大学的第二年,便开始在《诗刊》上陆续发表作品。并因此得到了着名作家、诗人柯岩的约见。之后不久,《诗刊》邀请叶延滨参加1980年夏天的青春诗会。顾城、舒婷、杨牧等共有17人参加了这次诗会。这是《诗刊》青春诗会史上一次极有影响和魅力的“丰碑”式诗会。

叶延滨被调进母校北京广播学院担任文艺系主任后,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翟泰丰赏识叶延滨,亲自给广电部长孙家正同志写信,将叶延滨调到了中国作家协会《诗刊》任副主编,后任主编。叶延滨在中国最有影响的两家诗刊《诗刊》和《星星》都担任过主编,这是前无古人的。

叶延滨主理《诗刊》期间,至少作了三件标志性的事情。一是把《诗刊》每月出一本改成出两本(上、下半月刊);二是把“青春诗会”两年举办一届改成每年举办一届;三是创办了一个大型的、恒定的诗歌活动“春天送你一首诗”。所以,叶延滨有着“与改革开放同行的诗人”之美称,并登上了《人民日报》海外版。当然,他对《诗刊》运作模式的这些改革,意义上是正能量的,但这些改革的红利,群众有没有获得感,有多大获得感,又是一回事。

就叶延滨的这些众多光环,说他是80年代中国诗坛风云人物,并不过分。当年的他,要诗歌文本有文本,要诗歌话语权有话语权,要诗歌政绩有政绩。即使卸任《诗刊》主编后,他更上一层楼,20172月,荣任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这当然是中国作协旗下的诗歌门类的最高统领机构。

中国新诗走过了百年。如果把新诗比作一位百岁老人,他的童年是幸福的,中青年也是帅气十足的。一到80岁之后,败家子出现,“啃老族”多起来。我们的新诗多病染身,一副老骨头被败家子们拖拉着,四处赶场子。今日诗坛,江山依旧在,物是人已非。

人们惊奇地发现,诗歌不再按文本论英雄,诗歌主席台上按官位排座,人造诗星占满天空,民间诗人在博客摆地摊。人们还惊奇发现,像谢冕老人这株可尊可敬的枯藤、老树,本是百年新诗大观园中的一处名胜,怎么也发出“昏鸦”之声。那么,今天的叶延滨还是昨天的叶延滨吗?

在当今诗坛风起云涌的赶场子时尚中,叶延滨的出镜率应该名列前三。让事实说话,以下是他仅2018年下半年出席的有名有姓的活动(不完全统计):169日上午,由中共蚌埠市委宣传部主办的“中国诗歌走进蚌埠”。2622日,中国诗歌走进孙中山故居南朗。3715日,第八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集、评奖、出版活动颁奖仪式在北京举行。4721日,首届大湾区劳动者文学高峰论坛在深举行,2018年“十大文学新书榜”评选启动。5817日至19日,中国诗歌走进承德兴隆。6810日至14日,南国书香节茂名讲座。7823日,中国作协、中华文学基金会在宿州举行仪式,正式授予该市“文学之乡”称号。899日首届茂名浪漫海岸国际诗歌周。9915日,“中国诗歌”走进兴隆。10917日上午,“锦绣成都·芙蓉花开全国诗歌大赛颁奖典礼”在成都举行。11919日,首届上海浦东周浦镇临新港区“周浦杯”全国诗歌征文大赛优秀作品朗诵会。121010日下午,第七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颁奖。131011成都第二届国际诗歌周。141019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诗歌征集展览展演活动在中山市三乡镇举行。151022日,“2018首届中国贵州龙宫诗会”。161026日—28日,河南中牟县召开2018第七届雁鸣湖金秋笔会。171110日,中国·宝丰第七届魔术文化节暨第二届图书博览会开幕式在河南平顶山市宝丰县隆重举行。18112日至6日,中山采风,感受改革开放活力。19117日至9日,“中国诗歌”走进巴陵古城岳阳。201116-18日上海朗诵艺术节在松江举行。211118日晚730分,中国·洛阳第五届龙门诗会在洛阳师专音乐厅举行。221127日至29日,“中国作家看高县”采访采风团14名成员来到宜宾高县采风。231130日下午,由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党工委、办事处主办,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宣传工作部、深圳市宝安区作家协会承办,福海街道文学会协办的第四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首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在福海街道立新湖公园举行。24126日,第六届宁波文学周。251213日,“清远首届国际诗歌笔会”在清远市举行。261220日,中国作协中国诗歌委员会走进四川乐至开年会。271222日,贵州水城县旅游局举办“贵州看桥,水城养心”采风活动。

当今诗坛,诗歌“张力”,诗歌文本,渐成冷僻词;“诗歌节”,“出场费”已成流行热词。有人窃窃私语,某某名家出场一次五万,夫妻同出可打折,?万;某某是*级干部出场费?万;某某是处级干部出场费少?万。有人戴着全国人大官帽为山东一校长的非法出版物写序,不知价格多少。

叶延滨的“干妈”精神似乎已褪色,似乎崇尚有奶就是“妈”。上司吉狄马加的长诗《大河—黄河》刚剪脐带,他的高调诗评就写成了。为了把吉狄马加和李白平起平坐,叶延滨这样定位吉狄马加:“中国历代上最杰出的诗人都自觉地走近这条大河,在所有诗人中,有一位成为这个文明的代言者,他就是李白。李白确定了他与这个文明的万世契约:“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我们是上天的最好杰作!“奔流到海不复还”,啊,我们的命运在远方,没有回头路,汇入大海,并成为大海!李白的大河,见证了这个伟大文明的黄金时代盛唐辉煌。黄河流到了今天,流到了诗人吉狄马加的面前,也流到这个伟大文明复兴的时代。当代杰出的诗人与千百年前的先贤,担负同样的使命,为伟大的华夏文明代言。”

---- 叶延滨:黄河之水天上来——读吉狄马加新作《大河》

牛皮吹过头,吹破了:李白《将进酒》诗中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叶延滨说李白这诗句“见证了这个伟大文明的黄金时代盛唐辉煌”。这风马牛不相关的评论太搞笑了!

叶延滨削李白之“足”适吉狄马加之履,就是画一张“黄河饼”给吉狄马加充饥。这马屁,可谓胜过“黄河之水天上来”!

本月前几天,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指导办的第四届中国长诗奖,李少君的《闯海歌》被评为榜首之佳作。继而引起诗人口诛笔伐。因为《闯海歌》纯粹是个人小故事分行,诗的影子都看不到。诗中,李少君写他在海口一景区门前卖唱,管理人员前来干涉,下面是一段记录

这种非诗被评为署名“中国”的长诗奖榜首作品,能叫诗人不愤怒?我为此事发的文章,至今共计拥有了二万多读者,拥有了500条读者的愤怒留言。仍在继续。

要知道,这次的长诗奖评选,评委主任就是叶延滨。

我承认,我们诗坛的歪风腐气,眼下正是得意的疯狂时期。原因是,他们认为,“上面不管,下面不敢”,我手中有权我怕谁?是的,上面不管,2016年中央巡视组已来巡视过了,反馈的八条巡视意见也留下了,第一条就是“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可是,过了三年多,至今没有见谁是权色交易者,谁是钱色交易者。也许说说就算了。下面不敢,指诗坛群众不敢起来反对他们;至于南方有个不怕死的郑正西喊来喊去,他手无寸铁,蚍蜉想撼大树,天方夜谭!

历史真会是这样吗?我奉劝脑袋正常的都应明白:中国的社会腐败无孔不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难道唯独靠“文”者不吃文,中国文化领域是唯一的一块净土?这才是天方夜谭!另外,中央巡视组是什么部门,他们说的话能当儿戏?中国作协“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说说就算了?你太天真啦。

在诗坛搞歪风腐气的人,丢掉幻想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才是诗坛明天的风景!

我为什么独劝叶延滨先生别忘了初心?因为他有红色胎记,确实有过初心。另外一些人,我看从来就没有过初心,从投机钻营到成功经营,他们的“初心”就是“名、利、色”。

(来自网络诗选)

发布日期:2019-7-24 12:09:17